:)

喜欢什么绿谷出久,你看你,又被可爱死了吧

头像来自我的肥宅绑画@独占里里

以后我就是有绑画的人啦,我超爱她! @独占里里

【all安】那个叫安迷修的糖果店店主 下

感觉题目与正文毫无关系的一篇文
是金安与嘉安
ooc!真的!
是给最好的若若的生贺! @Alone.
生日快乐,若若小仙女!新的一岁一定要开心啊!
抱歉晚了一点呢,不要嫌弃,很垃圾!

9

嘉德罗斯从糖果店里出来时候,就一直感觉有人鬼鬼祟祟的跟着他,转身的一看,渍,像是是那个经常在安迷修身边的蓝眼渣渣在跟着他,好像叫什么金来着。

他倒是要看看那个渣渣能干什么。

嘉德罗斯走到一个很少人的街道时候,金看好时机,突然的蹦了出来,拦住了嘉德罗斯

“你停下,我要和你说下安哥的事!”

其实嘉德罗斯不想理这个渣渣的,但是听到安迷修的事,脚步就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

“你这个渣渣,有什么资格和我抢他”嘉德罗斯环着手臂,看着金。

“就凭我和安哥待的最久,而且,他说过我可以永远和他在一起的!”

嘉德罗斯不削的看着,说 “渣渣,要知道,你和他说的“永远在一起”可不是你想像的那种啊,安迷修他,可是我的人啊”

金被那个气的啊“行啊,那我们来比下”

“渣渣你想比什么”

“我们就向安哥表白!谁表白成功了,安哥就是谁的!”

“可以,你输了的话就给我从安迷修那个渣渣的家里搬出去”

“好!你要输的话,那你以后不许来糖果店找安哥!”

“一言为定!”

其实这个时候嘉德罗斯想的是,大不了把安迷修那家糖果店买下来,那样子安迷修就是他的人了。

金呢,他想的是,搬走了也可以来找安哥玩,他也没有说他不能找安哥,反正安哥也同意了。

9

不同以往的雨天,梅雨季节一过,那便是夏天的到来,炽热的阳光撒在了树上,透过了茂密的叶间,落在了大地上,美丽极了。

安迷修走出了店门口,伸手便挡住了落在发梢上的阳光,他想,不知道金和嘉德罗斯今天他们两个出奇的一致约自己出来是干什么?

手机里有着刚刚金发来的地址,那似乎是个游乐园?

周六里的游乐园无疑是最多人的一天,两个金发男孩站在游乐园的正门前,好不耐烦的站在那里,直到那单调的白色寸衫的出现,他们脸上才出现了一丝笑容。

“渣渣,你怎么才来”

“安哥,你怎么这么慢啊”

金和嘉德罗斯同时冲向了安迷修,安迷修愣了下,然后笑着揉了揉他们的头发说

“不好意思了,我来晚了,我们出发吧!”

金和嘉德罗斯一人拉着一只安迷修的手,同时说道

“安哥我们去玩碰碰车吧!”

“渣渣,陪我去玩过山车!”

然后两人互看一眼,眼睛里有着啪啦啪啦的火花敌意

结果就是安迷修被两人拉扯着,一个说要去碰碰车,另一个说要去过山车,安迷修实在受不了了,直接挣脱开他们,然后往前面一指说

“我们去玩那个”

那个是····

“旋转木马???”

安迷修嘿嘿的傻笑了下

“对,我想玩旋转木马好久了!”他激动的说。

“那,好吧,都听安哥,出发!!!”

10

时间就这么随着他们随着他们一项项目就过去了。

安迷修也没想到他们这么能玩。

他们去了鬼屋,两个小屁孩本来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根本不怕那些鬼的,结果还没走到中间,两个人却已经躲在了安迷修的身后。

他们去了过山车,感受到失重的刺激,风不断的从头上吹过,当到了顶点时候,安迷修已经压制不住即将要出口的尖叫了

“啊啊啊啊啊!!!”安迷修尖叫着,金和嘉德罗斯也在尖叫着。

他们在水战中,用水枪互喷着对方,结果三个人的衣服全部湿透了。

碰碰车上,嘉德罗斯总是和金一言不合就开始撞起来,留下个孤独的安迷修在旁边围观。

11

“渣渣接着!”嘉德罗斯把一瓶橙汁利落的抛给了安迷修

“谢谢嘉德罗斯”安迷修接过橙汁后,扭开了瓶盖,然后迫不及待的喝入了口中,也许是因为他太口渴了,不小心的将一些橙汁,顺着他的脖子流了下来,沾湿了他的白色领子,染上了鲜艳的橙色,黄昏时的阳光已经不再那么的耀眼,属于黄昏的橘红色光线也顺入照到了安迷修已经染成橙色的领子。

“已经黄昏了吗?我们玩了那么久了?”他擦了下黏糊糊的领子“金呢?他不是去上厕所了吗,怎么那么慢?”

“安迷修,你过来”嘉德罗斯突然的对安迷修说

“怎么了”他笑着向嘉德罗斯走了过去 “嘉德罗斯,你不对我说渣渣了?”

嘉德罗斯的耳尖明显的红了下,说“渣渣,你过来!”

“渣渣,我想和你辈子在一起的那种,你能听明白我的话吗!我不想只被你当成小孩子,安迷修。”

“但嘉德罗斯,你不就是小孩子吗?”他既是懂的样子又是不懂的样子。

“渣渣你!”嘉德罗斯被噎了下,说“你到底有没有听懂我的话!”

“我没有要你把我看成小孩子!我不想看见你和那个渣渣在一起,听见我说了的话吗?我就想在你身边”

他还是太急了吗?

“可是你……”

“安哥!”金的身边从远处传了过来,安迷修顺着声音的来源望了过去,朝着金挥了下手。

“啧,烦死了……”

“怎么去那么久?”安迷修问

“没什么了,就刚刚不小心迷路了而已,嘿嘿”金扰了下头发,嘿嘿的笑道。

“下次记得小心点啊。”

“恩,知道啦”

他才不会告诉安哥,他刚刚专门去买了棉花糖呢!

凯莉和他说过,要告白送东西,当然是双方最熟悉说一样东西,以前安哥最喜欢给他棉花糖吃了!

金悄悄的把棉花糖藏好,安迷修似乎注意到了小动作,笑着问

“藏什么呢?”

“啊?没有啊!什么都没有!”金有点慌乱的解释道,被安哥知道就不好了。

安迷修只是笑道,就不再下问了。

“好了,还有什么没有玩的?”

“摩天轮吗?”

“好啊!”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异口同声道

你们什么时候那么默契了?

12

摩天轮慢慢的往顶点上升着,从高处往下看的话,漂亮的旋转木马,恐怖的鬼屋,让人尖叫的过山车一览无余。

逐渐的升高,甚至可以看见远处那安迷修的糖果店。

安迷修从窗边望去,他的脸靠在了玻璃窗,昏暗的光线从远处投来,映射出他的脸庞,好看的碧绿色眼睛闪闪发亮着,似乎在诉说着他的兴奋与快乐。

这时候,不管是金还是嘉德罗斯,想要说出口的某种东西,慢慢的平静下来了。

他们知道的,安迷修只是把他们当作弟弟来看待。

但他们渴望的是陪伴着安迷修一生,不是以家人的身份,也不是以朋友的身份,而是以那个独一无二的身份。

是爱人的身份,陪伴着他一生一世。

13

天边已经彻底的暗了下了,看不见了天生的云彩,但是却有着满天的星星,街边上亮起了暖黄色的路灯,按照着路灯的方向,三人并肩的走回去,脸上充满着满满快乐。

14

其实金和嘉德罗斯并没有说出口来,他们只是在摩天轮上面,笑着和安迷修聊天,然后两个人日常互怼。

或许他们知道吧,一但说了出口,关系或许会变了质,至于是好是坏他们无从而知。

所以

他们想着,现在不行,慢慢等吧,他总是跑不掉的。

END.

写在后面的话

其实这篇文里面的金和嘉德罗斯是14左右吧,我也不太清楚自己定的是什么鬼啦,这也是自己本文最大的缺点,把握不了年龄,感谢你可以看到这里,谢谢!

以及再次祝若若生日快乐!

【all安】那个叫安迷修的糖果店主 上

 
   本文偏向金安,但其实是金安和嘉安

   可能会有ooc

   接受就开始吧

    1

梅雨的季节无疑是多雨的,连绵不断的大雨与灰沉沉的天空,平常是热闹的街道上已经寥无几人,暖黄色的街灯照着昏暗的街道,只有撑着伞的路人匆忙的走着。

穿着雨披的安迷修撑着雨伞往着他的小店走去,狂风总是时不时就刮过来,似乎随时可以把在大雨中显得有些脆弱的伞给吹走,安迷修走进了一个阴暗的小巷里,狂风已小了很多了,虽然小巷的灯光很昏暗,但安迷修隐隐约约看到了一团东西,安迷修靠近去,那是...

一个孩子!

看起来是十四岁左右的金发孩子缩成一团,赤赤发抖的看着他,蓝色眼睛里面似乎正在问他是谁。

安迷修蹲下来,摸了下他金色的头发,心里想着谁家的家长这么狠心,把孩子丢在这种地方。

“别怕,你叫什么什么名字,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他柔声的问道。

金发孩子眼里还有着警惕,安迷修愣了下然后笑着说道

“我叫安迷修,我不会伤害你的,你要跟我回去吗”

“我是金,我走丢了,我找不到姐姐了”他带着哭腔说道

安迷修听了,拉起他的手,金愣了下,抬头看着安迷修,对上了那双碧绿色的眼睛

“你要带我去哪里”

“去有着一个糖果屋的地方”

2

其实金是对人很警惕的,年幼时候的经历让他对人总是很不信任。

不过,安迷修是个例外,反正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傻乎乎的跟着他走了。

金的手被安迷修牵着,一路上迷迷糊糊的只感受到了安迷修手心中的温暖,他牵过的手,除了姐姐,只有前面那个碧绿眼睛的陌生人那么温暖了,也许就是因为这样金就这么傻傻的被带到了安迷修的糖果店里。

漂亮的糖果店里有着各种各样的糖,每种糖都十分漂亮,五颜六色的,看得金都要流口水了。

安迷修把金带到一个小房间里,笑着对他说:

“反正接下来我也是一个人住,在帮助你找到姐姐之前,你就住在我这里吧,我家比较小,不要嫌弃啦”

“啊,对了这是给你的 ”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颗棉花糖 “吃下这颗糖,心情会变好的哦。”

3

金就这样住在了安迷修家,安迷修既要忙店里的生意又要去照顾金,金看着也是有点对不起安迷修,这么忙了还要照顾他,于是他打算去帮安迷修

但,让金去洗盘子吧,金就会打碎盘子,要金去店里看着吧,金总是喜欢偷吃糖果,被发现了后,海蓝色的大眼睛朝他一笑,安迷修就什么气也生不起来了。

不过有一次安迷修是真的生气了,那次金还是趁安迷修不再的时候偷吃糖果,结果一个不小心,装着糖果的玻璃瓶“啪!”的一声,从架子上摔了下来,锐利的玻璃碎片把金的手臂刮伤了一道大口子,鲜红的血不断的从伤口流出来,金忍不住想哭了。

安迷修听到了声音跑了出来,看见金的伤口,立马就急了起来,他把金抱到床上,然后拿出消毒水,绿色的眼睛看着金,说

“可能会痛哦,我轻一点点,金不要哭哦,金可是很勇敢的,金不哭的话,给金棉花糖哦”

虽然安迷修是这么说,但,棉签碰到伤口时候,金很明显颤抖了下,然后死命的忍住要流出的泪水

“安,安哥,能快点吗”

“金,不可以哭,你可是男子汉” 安迷修严声道

处理了伤口后,安迷修用生气的眼光看着金

“安,安哥?”金小心翼翼的问

安迷修看着金的伤口后,一言不发的起身走开,然后跑去收拾刚刚残局。

金知道安迷修是真的生气了,刚刚受过的伤还是非常的痛与惹怒安迷修的愧疚,金就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安哥生气了,不理我了,我知道错了安哥”

安迷修叹了口气

“知道错在哪里了吗?”

“因为我偷糖吃”

“错,是因为你不爱护自己,你要是偷糖吃可以,但是你没有保护好自己,所以我才会那么的生气”

金愣了下,抬起头来,对上的是安迷修那双碧绿色的眼睛,然后愣愣的说道:

“对不起,安哥,我下次会保护好自己的”

“那就对了,给,这是刚刚的上药没有哭的时候的奖励”

安迷修把一颗白色的棉花糖放在了金的手心中 “我先去收拾下,你就乖乖的在这里看书吧。”

金看着安迷修的背影想着,

“安哥真温柔啊,真想一辈子在他身边”

4

嘉德罗斯最近好像喜欢上了一家糖果店,准确来说,是那家店的店主,早上吃早餐的时候,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就突然的一拍桌子

“我决定了!我要把那家店给买下来,我要去去找那个渣渣!”

“......啊?等等嘉德罗斯大人,你还没吃早饭!”

5

“欢迎光临——咦?是嘉德罗斯啊,今天还是要水果软糖吗?” 安迷修蹲了下了,一脸笑容的看着嘉德罗斯

“恩恩.......还,还是水果软糖”

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的硬气突然就消失不见了呢。

6

金最近有点生气,因为一个有着和他一样金发的家伙,总是霸占着他的安哥,而且安哥会给他好吃的水果糖,不仅如此,安哥给他糖,他还总是骂他的安哥是渣渣!

金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经过金的千辛万苦,不畏困难终于打听到了那货是谁。

好像是叫什么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名字还没我的好听!

7

最让金生气的是,在一个下午的时候,他看见安哥在嘉德罗斯的脸色亲了一口!

怎么可以,他的安哥只能亲他!

8

“金,你在干什么呢?” 安迷修看见金一个人在这窗台上发呆,好笑的问了一句

“啊?没有”

“我看看?气鼓鼓的样子,谁惹了你了?”

安迷修的这句话突然让金想起了嘉德罗斯,他大声回答 “没有!”

“还说没有,说下,有什么心烦事”

“没有啦,对了安哥你觉得嘉德罗斯好,还是我好”

“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安哥你说嘛!我就是想知道”金鼓着腮子说

“金和嘉德罗斯各有各的特点,不管哪个,你们都是很优秀的,我都很喜欢你们的!”安迷修笑眯眯看着金,顺便用力的摸了下他的头发。

“那,安哥,等我找到了姐姐还可以继续来找你吗?”

“当然可以,只要金喜欢,随时可以过来,好了,快去吃午饭吧”

“恩!”他决定了,他要去找嘉德罗斯,安哥那么好,他才不要把安哥让给嘉德罗斯!

  tbc.

  后文被我和这个人一起咕咕咕了 @Alone.

趁着520我也来表白

如果打扰了很抱歉哇

表白京霍老师 @意将万里倾衡霍 ,我超喜欢这位老师的,文风也是非常的喜欢,简单又很喜欢,带着姨母搬的微笑看完全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都不知道如何表达我对这位老师的喜欢了,总之很喜欢老师了。

【雷安】当雷总捡到了安哥后··· (上)

  是龙骑pa,被囚禁的龙雷×转世过的安迷修

  是悄悄给旭哥的生贺,surprise,写不完了,剩下的旭哥什么时候想看我就什么时候写吧,以及祝美丽记仇的旭哥生日快乐 @利益共存体 

  我写的太垃圾了,旭哥别嫌弃就好了

   安迷修是被痛醒的,他再次清楚地尝试到了这种撕裂的感觉。

   哈,已经很久没有尝试过这种感觉了吧,暗自地苦笑了一声,还挺怀念的的。

    安迷修尝试着从床上挣扎着起来,一个很微小地动作却不小心的牵引到了身上的伤口,嘶,的一声,让他意识到了,他自己到底受伤有多严重了。

 

   只不过这里到底是哪里。

 

    强迫自己从晕乎乎的状态中中醒来,细细的打量着周围,这是一个木屋,但是房间里的豪华型的家具却与简谱的木屋格格不入,身下的被单是从未感觉过的柔软,像是在躺轻飘飘的白云里面,深红色鹅毛绒质的窗帘挂在窗户上,使的房间里的光线刚刚好,如果仔细一看的话,会发现散发着着暖黄色的灯光是用莹光石制作而成的,散发着温暖的宝石看似简单,但其实是无比的稀有,这种宝石竟然被人随随便便的用来当灯泡来使用,安迷修不得被气笑了一声,这还真是万恶的有钱人啊。

 

  正当安迷修苦苦的思索的时,门“吱”的一声被推开了,因为光线的原因,直到那人来到安迷修面前才可以得知他的相貌。

 

     一双暗紫色的眼睛配上凌厉的五官,给人一种放荡不朽的强烈感官,乌黑的发色上绑着一条洁白的头巾,头巾上还印着一颗漂亮的小星星,本来是给人一种很幼稚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就是觉得和那人无比的搭配,仿佛是与身俱来的。

 

    那人居高迎下地看着安迷修,暗紫色地眸子像一种凶猛地动物一样瞪着,安迷修觉得像是一种动物,一种强大的,又高傲的不可一世,但也有可能不是动物,安迷修的脑壳有点隐隐作痛,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了。

   “你是龙?”

    安迷修不经思考的将想到了的说了出来 一时间里房间蔓延着久久而又尴尬的沉默,似乎,自己不应该一下子问出来的,正当安迷修要道歉时,那人就像没听到他的问题,反而提问出来

 

  “喂,你是怎样来到这里的”

 

   安迷修像是见到那人没有生气,心里是松了口气,毕竟现在是别人的地盘,惹到他可就不好了。

 

  “喂喂,醒醒,回神了”

 

    安迷修从思考中回过神来“那个,在下是安迷修,由于在之前被追杀着,因为疏忽,从而在悬崖上不小心的掉了下来”

 

    他显然不相信这种说辞,因为安迷修看到了他的眉头不可思议的挑了下,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他不相信自己的说辞,这明明很正常,但也只好在耐着性子问“不知道你为什么不会相信我的说辞,但是不管事实如何,我确实是这样来到这里的”

 

  “而且,在下希望可以知道,为什么你会不相信我的说辞呢?”

 

     安迷修其实并不是那种十分好奇的人,但在这个地方里的一切让他始终觉得很不对劲,以及

 

    他前面的人,不对,是龙。

 

  

     

2

      以前,有一个国家,国家里有着一片森林里,森林的面积不大,可能连国家的三分之一都不到。

    森林很漂亮,有着许多稀奇古怪的药草,稀罕的宝石和各种美丽的生灵们,甚至传说中的龙族,都会隐居在里面。

有谁不会想要得到这样一片森林呢?

    人都是贪婪的,谁也不例外,这个国家的国王也是,他渴望得到这么一片森林,渴望得到那一株株罕见的药草,渴望得到那一颗颗闪耀的可以与太阳相比的宝石,更加渴望隐居在里面的龙族,可以为他而讨伐下其他强大的国家。

 

    龙族是高傲的,谁也不可能因你而臣服。

    愚蠢的国王被贪婪给束缚住,曾多次下令军队向森林进攻,但总是在进攻的前几天宫殿里会发生意外。

  人们说,那是神给国王带来的惩罚。

 

     一天,一个外人来到了这个国家里,外人说,他知道如何让龙为他而臣服。

     国王听了很高兴,连忙问 ,外人神秘地笑了笑说,只不过他需要一个贡品。

 

     雷狮是一条龙,受到神庇护的龙。

     那天,雷狮因为晚上要偷偷的出去举行烧烤大会,而跑到了悬崖边去找他 早已准备好的食物。他张开翅膀直奔去悬崖,却因为抬头的惊鸿一瞥而生生的吓出了魂。

  

    靠近悬崖旁边的半空中,一个男孩正在往下的坠落着,背部朝下,双手朝着放在空中,雷狮使劲地拍打着翅膀,大脑未经过思考的就朝他而去,超过风的速度在快要在男孩落地的时候而抱住了他。

 

   那是他第一次抱住了人类.

   男孩的白色寸衫已经破的不像样子,新鲜的血液从伤口中流溢出来,慢慢松开的手表示着他已经脱离了紧张感,悬崖上隐隐约约还有着人的叫喊声,因为已经穷途末路了,不得不放弃了追捕,雷狮看了下他怀中的人,能让一大群士兵追杀的人可不简单。

 

      慢慢的重回地面后,把怀中的人儿给放了下来,其实雷狮想着要不要把他扔在这里,让他自生自灭的,然后直接去参加烧烤大会,但是他一想到,那人儿说不定会在生活中给他带来难以想象的乐趣,他一时间又不太舍得抛弃这个人儿了,结果在犹犹豫豫中时间已经过了一大半了,雷狮就是想去也没得去了,在旁边的草地随便的摘了些草药,然后直接放在口中,咀嚼了几下,吐出来后的草药带着龙的唾液,覆盖在了还在昏迷中的人儿。

 

“龙的唾液可是很珍贵的,等你醒了后一定要好好的补偿我啊”他叨叨道。

 

 

     当黎明刚刚从黑暗中重新归来后,雷狮正在抱着人儿睡觉,似乎感觉着怀中有什么动静,睁开眼一看,男孩细长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那是一种即将要苏醒的预兆。

  

  

    雷狮见那睫毛始终不定的在挣扎着,毫不客气地直接伸出手来捏住鼻子。

 

     感觉不到了空气的人,猛然的睁开了眼睛,“呜哇!你干什么?!”手用力地拍开了那只捏着他鼻子是手

 

   “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啊”雷狮笑着把他从怀里移开,“呦,才一天就恢复的这么好了”

 

 “嗯?是你救了在下?”雷狮看到了宛如被阳光照射在湖水般的眼睛,带着还未睡醒的困意,眨巴了眨巴下。

 

     似乎,似乎哪里漏了一拍。

 

    “喂,你叫什么?”

 

  “我吗?在下是安迷修,谢谢你救了我啊”

  “安迷修是吗?你可是欠了我很多啊”雷狮笑了笑,很多东西不尽在言语中。 

tbc.

【雷安】所以说安静到底是谁

#其实这篇文其实我之前是发过一次的,但是因为总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然后就一气之下给删了,这次是更改了的才发上来的,所以希望喜欢吧


1

  全校都知道雷狮和安迷修一见面就会打架  

  全校都知道雷狮喜欢安迷修

   但全校都不在雷狮和安迷修在一起了  一名全程目击现场的凯女士冷漠道“呵呵,雷狮这个家伙”

2

  据说那是一个风和日丽,万里无云的下午,安迷修他们班上自习课,可能是因为午后那该死的燥热,也可能是因为佩利他们的带头造次,导致安迷修那个班上的喧闹声可以响遍整个学校。
 在一片嘈杂不堪的周围,安迷修安静的写着作业,仿佛听不到旁边犹如打雷般的声音,一副我自归然不动的样子坐在座位上,雷打不动。
就当他沉迷些作业无法自拔时,安迷修突然看到一席黑+白+黄的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过他的面前。
3

  这是个灾难
4

  安迷修的作业成为了这个灾难中的牺牲品
5  

  安迷修默默地朝天上叹了口气,然后望向罪魁祸首金,只见金睁着那漂亮的蓝色眼睛,可怜兮兮的望着他“安哥,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很抱歉这楚楚可怜又像小动物的眼神立刻让安迷修产生了负罪感,”没事的,下次注意点就好了“安迷修看了一眼作业本上的那一道又黑又粗的杆,再次朝天叹了口气。

   朝天叹气也没用啊。

  7

    教室里依旧特别的吵闹,安迷修依旧是那样的格格不入,也许是因为天气太闷躁的,也可能是因为实在是太吵了,安迷修的忍耐似乎在慢慢到达了极限,这时候,只要在添把火就可以爆发出来了

8

   没想到这把火来的太快了

   安迷修打开手机来,只是想看看雷狮有没有发消息给他,没想到看见凯莉发的一条信息  凯莉:安迷修,你老公雷狮突然晕倒了,现在在医院了,你放学后自己去看他吧  

安迷修:!!!好的,麻烦凯莉小姐了。

  10

  对雷狮的担心,加上耳边的吵闹声,安迷修的心里一直憋着的火气一下子爆发出来了,其实安迷修是个很能忍耐的人,忍耐的人毕竟还是有限度的,火气一爆发出来快步的他,走到讲台上来,用手上的书狠狠地拍着讲台上的桌面,就像把所有心烦事发泄出来,对雷狮的担心,午后的烦躁感,包括对作业的默哀,刺耳的声音已经可以概括整个教室里的闹声,安迷修用着自己从来没有地音量喊着“给我安静!!!”语调里不免带着火气与紧张,似乎还有着一丝丝的颤抖着,虽然有不少人觉得惊诧,毕竟那个温和的安迷修可没有这么大火气的说过话,但是还是有不少人没当做一回事,可能是安迷修给大家那种温和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甚至有人开起了玩笑说“啊!安静又是谁啊?为什么要给你?”一丝丝的调侃反问着安迷修,班上刚要再次吵闹起来了时候。

11

  “安静是我,怎么,有意见?”

  12

一个带着丝磁性又有着些沙哑的声音从门口穿了过来,雷狮抱着肩膀靠在门口,紫罗兰的眼睛看着安迷修,满满的温柔12  这可能是教室里从未有过的宁静.


安迷修“???雷狮你不是在医院吗???